從什麼時候開始,也說不清。
好像就這一兩天,說變就變。


之前,我還覺得委屈、覺得生氣,所以大哭了一場。
想著我該如何脫身,遠離。

現在,我依然在思考如何脫身,卻是收心。
就這樣被牽著走,不喜歡!
為何你可以這樣,自由進出,不甘心。
不在乎的人總是有主控權。

向來是不隨便交心的,因為知道飛出去就很難回來,
所以當發現端倪,就默默的綁上一條繩索,
企圖慰留,卻又期待。

那種明知不可能的,卻又存有一絲絲的希望。

短短的兩三天,就只因為一個眼神,被收買哩...
下次我不隨便看人眼睛了,一定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呆n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